南召县编外扶贫工作队书写感人新故事

时间:2018-01-09 16:02:29 来源:南阳市委老干部局 郝玉洁 赵春 浏览:164 次

“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”。当代中国共产党人作出的庄严承诺,付出的切实行动,令世人惊叹。河南省南召县发挥老干部优势,成立了“编外扶贫工作队”,参与脱贫攻坚工作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,赢得了高度赞誉。

提精神 快扶贫

69岁的王军是部队转业干部,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。他加入到“编外扶贫工作队”后,看到村里有孩子因为贫穷失学,甚至染上一些恶习。认为只有脱掉贫困的帽子,才能改变人们的精神面貌。

王军牵头组建了南召县关工委文化艺术团。这个文化艺术团先后创编戏曲节目11个,排演传统戏10个。他们经常深入到学校、社区、敬老院演出,共演出117场,观众达23万人次。他们还专门去扶贫村演出,用文艺形式教育村民,提高扶贫意识。七月份演出时,没有流动舞台,演员们不顾炎热的天气,自己搭建舞台。2014年创编演出的曲剧《育苗》和话剧《未婚妈妈》,为进一步推动南召县精准扶贫工作营造了氛围。今年,艺术团又把南召县退伍军人高志林以扶贫为主题的剧本《麦仁飘香》推上了舞台。这台戏在全县巡回演出15场,观众达到2.7万人次,在观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。观众普遍认为这个戏通俗易懂,符合农村实际。县委书记刘永国看了这部戏后指出:这种宣传形式好,在经济上扶贫,在精神上扶智,双重力量,双管齐下,确保扶贫工作取得成效。

送关怀 保扶贫

王会因病不再担任村干部,可后来的三年间,为了扶贫工作,他一刻也没闲下来。

南召县姬村东上坪组贫困户王如江,两个儿子都在边防服现役,妻子患病住院,还有个10岁的女儿上学无人接送,家境相当困难。王会主动资助孩子上学,给她买书籍、各种学习用具,每天接送孩子,两年间从不间断。

皇后乡的邱金玉是乡政府退下来的干部,也主动加入了“编外扶贫工作队”。他给本村小学购买桌凳,连续几年救助本村12个贫困学生,还安排村里贫困户去儿子厂里打工。此外,邱金玉每年拿钱给村里贫困户购买化肥种子。朱庄村沙门组贫困学生苗小龙,父母双亡,是爷爷带着他和弟弟一起生活。邱金玉每逢过节都去他家看看,过年还拿出现金1000元,让他们能过个好年。他说,我现在日子好了,有能力拿出一部分工资做善事,我肯定坚持做下去,这才算是报答党的恩情。

频调研 促扶贫

吴明晓从县体改委退休后,一直在家读书写文章。72岁时,应当地林业部门之邀当了“编外扶贫工作队”队员。他擅长文字工作,先后四次深入南河店镇郭营村进行调研。通过走村进户和召开不同类型座谈会等形式,全面了解该村为贫困户建档立卡后的变化,捕捉该村扶贫脱贫的闪光点,写出了有针对性的脱贫调研报告。

该村先后争取发展资金500万,修渠12条,塘堰清淤四座,建设了文化广场、幼儿园、卫生室等18个项目。为群众办实事、村容村貌焕然一新,了解到这些情况,吴明晓撰写出《扶贫扶出好日子》的调研报告。该村发生这些变化,源于全村69名党员同70户贫困户结成帮扶对子,开展了“帮思想扶精神、帮技术扶智慧、帮解困扶项目”活动,所以才取得显著效果。吴明晓又写了《着力抓党建,助力攻坚战》的调研文章。这两篇文章都被《南阳日报》采用。

郭营村2016年建档立卡贫困户228户900人,在今年的精准识别回头看中,15名党员干部主动从贫困户中退出,最终建档立卡只剩70户180人。另外,该村在实施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,村民都不同程度受到了损失,但无一户人家申请补偿,显示出郭营村党群一家、为大局考虑的集体意识。吴明晓围绕“党员心有贫困户、村民不要补偿款”深入调研,分别撰写《郭营村党群全是一股劲》和《细针密缕绣新图》两篇文章,被南召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作为经验在其他村交流。

同时,吴明晓还给该村工作队提出了建立党干组、多慰问80岁以上老人、评选脱贫攻坚好人好事、开展向抗洪烈士学习等建议。

吴明晓说,60岁退休后,多数老同志身体还很健康,时间也很充足,是发挥正能量的最佳时期。此外,多数老同志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非常了解,积累了不少经验。他们参与扶贫工作,和年轻干部在一起互相学习,取长补短,还可以搞好传帮带。

找项目 助扶贫

退休教师席清尊和退休干部席动才同村,两人主动承担了扶贫中的核查工作。在调查中,他俩发现有的贫困户有“向下看”的不思进取心理。生活还可以的向贫困户看齐,一般贫困户就向特殊贫困户看齐。席清尊和席动才不厌其烦,带着标语去给这些村民宣传党的扶贫政策,宣传脱贫攻坚的措施,帮助他们扫清思想障碍,使他们认识到,勤劳才是脱贫的唯一方法。贫困户席云生,一家六口没人挣钱,生活艰难,又不懂技术。席清尊和席动才根据他家实际情况,帮他选择致富项目,申请贫困户补助。后来,席云生家通过养鸭和养猪脱掉了贫困户的帽子。

中央号召要打赢脱贫攻坚战,老同志积极参加力所能及的扶贫工作,成为有独到优势的一支主力军,为精准扶贫书写着感人的乡村故事。


(责任编辑:高锐 王述)